第911章 夺舍?(1 / 2)

废土纪元 大白之主 25792 字 1个月前

“哈哈哈哈哈。”

纪无念的话音方落□[(.)]□?□♀?♀?□?,

萧晨便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甚至还不由得鼓起掌来?,

引得一众人都是为之侧目。

“妙?,

真妙啊。”

萧晨忍不住笑着鼓起掌来道:

“是个觉醒者都知道,搜魂的背后,伴随着何等巨大的危险性,等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手。”

“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搜魂就动不得任何手脚。”

“甚至……哪怕不是因为我出了某些意外,也只会认为是我动的手脚。狠下心来的话,完全可以跟我一换一。”

“这个策略,先天就可说是立于不败之地啊!”

“杨前辈,你有这么个精明睿智的智囊当手下,真是有福啊!”

听着萧晨一番阴阳怪气,杨延和不为所动道:

“萧晨,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见深是我的手下,他的选择,我当然支持。他的提议,你就说敢接不敢接吧?”

杨延和这么说着,心底却也是有些奇怪:

因为严见深这个人,除了本身是少见的亡灵引者以外,其他各方各面,都是很平庸的一个人,在五级觉醒者中属于妥妥的中庸之辈。

论战斗意识和技巧,他算是比较差的,也没什么谋略心计。

否则之前他也不会因为轻敌冒进,而送掉一条手臂了。

然而现在,严见深却是表现出了相当有智谋和条理的样子。不但通过自己所见直接得出了合理的推测,更是很快做出对策,逼得萧晨没有退路。

这种表现,让杨延和惊喜之余,却又有些陌生。

“搜魂?当然可以。”

萧晨似乎也无所畏惧的样子,点了点头,然而接下来开口所言,却是让众人都忍不住一惊:

“前提是……你得是真正的严见深才行。”

“什么?”

“你在说什么?”

萧晨所言,实在是有些惊悚,让周围人都是没反应过来。

“萧晨,你在开什么玩笑?”

杨延和径直开口驳斥道:

“见深一直就没离开过大家的视线,你说他不是本人?你意思从我带人进来,他就是假的了?”

“这不可能。”

纪东安摇摇头:

“刚刚严先生,还用过亡灵引者的能力。我们都认识亡灵引者,这一点,不会有错。”

纪无念冷哼一声道:

“故弄玄虚罢了。他以为别人都要像他一样,做什么事情都要遮遮掩掩的吗?”

萧晨这么说着,许昭华等人也是在频道里忍不住连声问道:

“萧晨,你确定吗?”

“是之前类似圣徒的手段吗?”

他们可是记得,当时追捕倭国间谍幻姬的任务,那个名叫幽珏的圣徒,袭杀了一名夜刑司的小队成员,在关键时刻出手,给夜刑司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而郭宝林,也就是丧生在那一战当中。

萧晨这么一说,他们立刻便是联系上了这件事,不由得主动询问道。

萧晨没有单独回答他们,而是顺着这几人的意思道:

“你们说的不错,刚刚的严见深,确实是本人。他用的亡灵引者,也是货真价实的。”

“但……现在的就不是了。”

萧晨这么一说,就更是让人糊涂了。

“萧晨,什么叫本来是,现在不是呢?”

沈嘉兴都被萧晨搞迷糊了,连忙问道:

“你是说,现在的严见深,在刚刚被掉包了?这不可能啊。”

“我们大伙儿可都一直看着呢,难道一个大活人,还能在我们这么多中级觉醒者的注视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掉包不成?”

沈嘉兴的话,也是说出来了绝大多数人心底的疑惑。

在场几乎都是五级以上的觉醒者,放眼大夏都属强者之列。

他们怎么可能相信,有人能轻而易举地在他们面前做到偷天换日。

“谁说不可能?圣徒就有这种能力。”

刘子墨开口说道。

“说笑了……圣徒绝迹已久,而且从不敢在六级觉醒者面前露面,这是常识。”

佟豪摇摇头。

之前一阵,圣徒闹得最凶的时候,武盟也加强了这方面的防备。

而佟豪身为武盟的六级强者,当时也是被委任尝试处理西南各行省可能出现的圣徒,所以吸收掌握了不少关于圣徒的资料。

因此刘子墨这么一说,他便是不以为然地道:

“圣徒的伪装手段,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变化外型的,不可能这么无缝衔接。”

“而且,他们的原力波动特性,太特殊了。如果动用自身本来手段,哪怕只是一瞬间,哪怕是在这种感知受限的环境中,我们也绝对能把握到!”

其他人闻言,都是纷纷点头:

“佟老说的对啊。”

“夜刑司真是天真,居然还想污蔑这位猎人联盟的朋友是圣徒!”

“居心叵测啊……”

刘子墨气得够呛,但也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冲动了。

因为佟豪说得有道理。

哪怕是圣徒,也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当着这么多五六级觉醒者的面,瞬间替换掉严见深,还不被他们所察觉。

被佟豪如此反驳,刘子墨一瞬间都是不由得对萧晨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圣徒,当然做不到。”

萧晨摇摇头:

“原则上,所有替换目标的能力,也都会被大家察觉到。”

“但……”

“如果只有灵魂,被控制,乃至被覆盖和替换呢?”

萧晨此言一出,却又是提出了让很多人毛骨悚然的猜想。

“萧晨,你不妨说得明确些?”

沈嘉兴脸色也是不由得大变:

“我是知道有些精神系觉醒技,可以操纵别人的精神,起到控制效果。”

“但……可以替换精神或灵魂的,我是见所未见。”

沈嘉兴所言,也是符合绝大多数人的认知。

纪东安更是补充道:

“直接替换灵魂,和精神操纵,难度可说是天渊之别。”

“因为不同人的灵魂、精神体之间,有着非常强悍的隔断作用,几乎类似物种的生殖隔离,难以被突破。”

“越是强大的个体,这方面的先天隔断效用越强。如果强行要融合或融入,只要一方稍有意识,就会产生极为强烈的反应,难以奏效。”

“所以传说中的夺舍重生之类的手段,几乎是不能实现的。”

纪东安作为以精神力手段闻名的纪家六级强者,这方面的发言,也基本可以当做权威了。

“通常情况下,可以这么说。”

萧晨笑了笑:

“但……如果说,是主动使用亡灵引者觉醒技的情况下呢?”

纪东安一向淡然冷静的面容,终于也是有了变化。

“哈哈哈哈哈。”?

纪无念的话音方落,萧晨便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甚至还不由得鼓起掌来,引得一众人都是为之侧目。?

“妙,真妙啊。”

?想看大白之主写的《废土纪元》第911章夺舍?吗?请记住.的域名[(.)]???。?。??

?

萧晨忍不住笑着鼓起掌来道:?

“是个觉醒者都知道,搜魂的背后,伴随着何等巨大的危险性,等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手。”

“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搜魂就动不得任何手脚。”

“甚至……哪怕不是因为我出了某些意外,也只会认为是我动的手脚。狠下心来的话,完全可以跟我一换一。”

“这个策略,先天就可说是立于不败之地啊!”

“杨前辈,你有这么个精明睿智的智囊当手下,真是有福啊!”

听着萧晨一番阴阳怪气,杨延和不为所动道:

“萧晨,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见深是我的手下,他的选择,我当然支持。他的提议,你就说敢接不敢接吧?”

杨延和这么说着,心底却也是有些奇怪:

因为严见深这个人,除了本身是少见的亡灵引者以外,其他各方各面,都是很平庸的一个人,在五级觉醒者中属于妥妥的中庸之辈。

论战斗意识和技巧,他算是比较差的,也没什么谋略心计。

否则之前他也不会因为轻敌冒进,而送掉一条手臂了。

然而现在,严见深却是表现出了相当有智谋和条理的样子。不但通过自己所见直接得出了合理的推测,更是很快做出对策,逼得萧晨没有退路。

这种表现,让杨延和惊喜之余,却又有些陌生。

“搜魂?当然可以。”

萧晨似乎也无所畏惧的样子,点了点头,然而接下来开口所言,却是让众人都忍不住一惊:

“前提是……你得是真正的严见深才行。”

“什么?”

“你在说什么?”

萧晨所言,实在是有些惊悚,让周围人都是没反应过来。

“萧晨,你在开什么玩笑?”

杨延和径直开口驳斥道:

“见深一直就没离开过大家的视线,你说他不是本人?你意思从我带人进来,他就是假的了?”

“这不可能。”

纪东安摇摇头:

“刚刚严先生,还用过亡灵引者的能力。我们都认识亡灵引者,这一点,不会有错。”

纪无念冷哼一声道:

“故弄玄虚罢了。他以为别人都要像他一样,做什么事情都要遮遮掩掩的吗?”

萧晨这么说着,许昭华等人也是在频道里忍不住连声问道:

“萧晨,你确定吗?”

“是之前类似圣徒的手段吗?”

他们可是记得,当时追捕倭国间谍幻姬的任务,那个名叫幽珏的圣徒,袭杀了一名夜刑司的小队成员,在关键时刻出手,给夜刑司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而郭宝林,也就是丧生在那一战当中。

萧晨这么一说,他们立刻便是联系上了这件事,不由得主动询问道。

萧晨没有单独回答他们,而是顺着这几人的意思道:

“你们说的不错,刚刚的严见深,确实是本人。他用的亡灵引者,也是货真价实的。”

“但……现在的就不是了。”

萧晨这么一说,就更是让人糊涂了。

“萧晨,什么叫本来是,现在不是呢?”

沈嘉兴都被萧晨搞迷糊了,连忙问道:

“你是说,现在的严见深,在刚刚被掉包了?这不可能啊。”

“我们大伙儿可都一直看着呢,难道一个大活人,还能在我们这么多中级觉醒者的注视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掉包不成?”

沈嘉兴的话,也是说出来了绝大多数人心底的疑惑。

在场几乎都是五级以上的觉醒者,放眼大夏都属强者之列。

他们怎么可能相信,有人能轻而易举地在他们面前做到偷天换日。

“谁说不可能?圣徒就有这种能力。”

刘子墨开口说道。

“说笑了……圣徒绝迹已久,而且从不敢在六级觉醒者面前露面,这是常识。”

佟豪摇摇头。

之前一阵,圣徒闹得最凶的时候,武盟也加强了这方面的防备。

而佟豪身为武盟的六级强者,当时也是被委任尝试处理西南各行省可能出现的圣徒,所以吸收掌握了不少关于圣徒的资料。

因此刘子墨这么一说,他便是不以为然地道:

“圣徒的伪装手段,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变化外型的,不可能这么无缝衔接。”

“而且,他们的原力波动特性,太特殊了。如果动用自身本来手段,哪怕只是一瞬间,哪怕是在这种感知受限的环境中,我们也绝对能把握到!”

其他人闻言,都是纷纷点头:

“佟老说的对啊。”

“夜刑司真是天真,居然还想污蔑这位猎人联盟的朋友是圣徒!”

“居心叵测啊……”

刘子墨气得够呛,但也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冲动了。

因为佟豪说得有道理。

哪怕是圣徒,也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当着这么多五六级觉醒者的面,瞬间替换掉严见深,还不被他们所察觉。

被佟豪如此反驳,刘子墨一瞬间都是不由得对萧晨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圣徒,当然做不到。”

萧晨摇摇头:

“原则上,所有替换目标的能力,也都会被大家察觉到。”

“但……”

“如果只有灵魂,被控制,乃至被覆盖和替换呢?”

萧晨此言一出,却又是提出了让很多人毛骨悚然的猜想。

“萧晨,你不妨说得明确些?”

沈嘉兴脸色也是不由得大变:

“我是知道有些精神系觉醒技,可以操纵别人的精神,起到控制效果。”

“但……可以替换精神或灵魂的,我是见所未见。”

沈嘉兴所言,也是符合绝大多数人的认知。

纪东安更是补充道:

“直接替换灵魂,和精神操纵,难度可说是天渊之别。”

“因为不同人的灵魂、精神体之间,有着非常强悍的隔断作用,几乎类似物种的生殖隔离,难以被突破。”

“越是强大的个体,这方面的先天隔断效用越强。如果强行要融合或融入,只要一方稍有意识,就会产生极为强烈的反应,难以奏效。”

“所以传说中的夺舍重生之类的手段,几乎是不能实现的。”

纪东安作为以精神力手段闻名的纪家六级强者,这方面的发言,也基本可以当做权威了。

“通常情况下,可以这么说。”

萧晨笑了笑:

“但……如果说,是主动使用亡灵引者觉醒技的情况下呢?”

纪东安一向淡然冷静的面容,终于也是有了变化。

“哈哈哈哈哈。”

纪无念的话音方落,萧晨便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甚至还不由得鼓起掌来,引得一众人都是为之侧目。

“妙,真妙啊。”

萧晨忍不住笑着鼓起掌来道:

“是个觉醒者都知道,搜魂的背后,伴随着何等巨大的危险性,等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手。”

“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搜魂就动不得任何手脚。”

“甚至……哪怕不是因为我出了某些意外,也只会认为是我动的手脚。狠下心来的话,完全可以跟我一换一。”

“这个策略,先天就可说是立于不败之地啊!”

“杨前辈,你有这么个精明睿智的智囊当手下,真是有福啊!”

听着萧晨一番阴阳怪气,杨延和不为所动道:

“萧晨,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见深是我的手下,他的选择,我当然支持。他的提议,你就说敢接不敢接吧?”

杨延和这么说着,心底却也是有些奇怪:

因为严见深这个人,除了本身是少见的亡灵引者以外,其他各方各面,都是很平庸的一个人,在五级觉醒者中属于妥妥的中庸之辈。

论战斗意识和技巧,他算是比较差的,也没什么谋略心计。

否则之前他也不会因为轻敌冒进,而送掉一条手臂了。

然而现在,严见深却是表现出了相当有智谋和条理的样子。不但通过自己所见直接得出了合理的推测,更是很快做出对策,逼得萧晨没有退路。

这种表现,让杨延和惊喜之余,却又有些陌生。

“搜魂?当然可以。”

萧晨似乎也无所畏惧的样子,点了点头,然而接下来开口所言,却是让众人都忍不住一惊:

“前提是……你得是真正的严见深才行。”

“什么?”

“你在说什么?”

萧晨所言,实在是有些惊悚,让周围人都是没反应过来。

“萧晨,你在开什么玩笑?”

杨延和径直开口驳斥道:

“见深一直就没离开过大家的视线,你说他不是本人?你意思从我带人进来,他就是假的了?”

“这不可能。”

纪东安摇摇头:

“刚刚严先生,还用过亡灵引者的能力。我们都认识亡灵引者,这一点,不会有错。”

纪无念冷哼一声道:

“故弄玄虚罢了。他以为别人都要像他一样,做什么事情都要遮遮掩掩的吗?”

萧晨这么说着,许昭华等人也是在频道里忍不住连声问道:

“萧晨,你确定吗?”

“是之前类似圣徒的手段吗?”

他们可是记得,当时追捕倭国间谍幻姬的任务,那个名叫幽珏的圣徒,袭杀了一名夜刑司的小队成员,在关键时刻出手,给夜刑司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而郭宝林,也就是丧生在那一战当中。

萧晨这么一说,他们立刻便是联系上了这件事,不由得主动询问道。

萧晨没有单独回答他们,而是顺着这几人的意思道:

“你们说的不错,刚刚的严见深,确实是本人。他用的亡灵引者,也是货真价实的。”

“但……现在的就不是了。”

萧晨这么一说,就更是让人糊涂了。

“萧晨,什么叫本来是,现在不是呢?”

沈嘉兴都被萧晨搞迷糊了,连忙问道:

“你是说,现在的严见深,在刚刚被掉包了?这不可能啊。”

“我们大伙儿可都一直看着呢,难道一个大活人,还能在我们这么多中级觉醒者的注视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掉包不成?”

沈嘉兴的话,也是说出来了绝大多数人心底的疑惑。

在场几乎都是五级以上的觉醒者,放眼大夏都属强者之列。

他们怎么可能相信,有人能轻而易举地在他们面前做到偷天换日。

“谁说不可能?圣徒就有这种能力。”

刘子墨开口说道。

“说笑了……圣徒绝迹已久,而且从不敢在六级觉醒者面前露面,这是常识。”

佟豪摇摇头。

之前一阵,圣徒闹得最凶的时候,武盟也加强了这方面的防备。

而佟豪身为武盟的六级强者,当时也是被委任尝试处理西南各行省可能出现的圣徒,所以吸收掌握了不少关于圣徒的资料。

因此刘子墨这么一说,他便是不以为然地道:

“圣徒的伪装手段,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变化外型的,不可能这么无缝衔接。”

“而且,他们的原力波动特性,太特殊了。如果动用自身本来手段,哪怕只是一瞬间,哪怕是在这种感知受限的环境中,我们也绝对能把握到!”

其他人闻言,都是纷纷点头:

“佟老说的对啊。”

“夜刑司真是天真,居然还想污蔑这位猎人联盟的朋友是圣徒!”

“居心叵测啊……”

刘子墨气得够呛,但也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冲动了。

因为佟豪说得有道理。

哪怕是圣徒,也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当着这么多五六级觉醒者的面,瞬间替换掉严见深,还不被他们所察觉。

被佟豪如此反驳,刘子墨一瞬间都是不由得对萧晨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圣徒,当然做不到。”

萧晨摇摇头:

“原则上,所有替换目标的能力,也都会被大家察觉到。”

“但……”

“如果只有灵魂,被控制,乃至被覆盖和替换呢?”

萧晨此言一出,却又是提出了让很多人毛骨悚然的猜想。

“萧晨,你不妨说得明确些?”

沈嘉兴脸色也是不由得大变:

“我是知道有些精神系觉醒技,可以操纵别人的精神,起到控制效果。”

“但……可以替换精神或灵魂的,我是见所未见。”

沈嘉兴所言,也是符合绝大多数人的认知。

纪东安更是补充道:

“直接替换灵魂,和精神操纵,难度可说是天渊之别。”

“因为不同人的灵魂、精神体之间,有着非常强悍的隔断作用,几乎类似物种的生殖隔离,难以被突破。”

“越是强大的个体,这方面的先天隔断效用越强。如果强行要融合或融入,只要一方稍有意识,就会产生极为强烈的反应,难以奏效。”

“所以传说中的夺舍重生之类的手段,几乎是不能实现的。”

纪东安作为以精神力手段闻名的纪家六级强者,这方面的发言,也基本可以当做权威了。

“通常情况下,可以这么说。”

萧晨笑了笑:

“但……如果说,是主动使用亡灵引者觉醒技的情况下呢?”

纪东安一向淡然冷静的面容,终于也是有了变化。

“哈哈哈哈哈。?”

纪无念的话音方落,萧晨便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甚至还不由得鼓起掌来,引得一众人都是为之侧目。

“妙,真妙啊。?”

萧晨忍不住笑着鼓起掌来道:

“是个觉醒者都知道,搜魂的背后,伴随着何等巨大的危险性,等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手。?”

“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搜魂就动不得任何手脚。?[(.)]?????????”

“甚至……哪怕不是因为我出了某些意外,也只会认为是我动的手脚。狠下心来的话,完全可以跟我一换一。”

“这个策略,先天就可说是立于不败之地啊!”

“杨前辈,你有这么个精明睿智的智囊当手下,真是有福啊!”

听着萧晨一番阴阳怪气,杨延和不为所动道:

“萧晨,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见深是我的手下,他的选择,我当然支持。他的提议,你就说敢接不敢接吧?”

杨延和这么说着,心底却也是有些奇怪:

因为严见深这个人,除了本身是少见的亡灵引者以外,其他各方各面,都是很平庸的一个人,在五级觉醒者中属于妥妥的中庸之辈。

论战斗意识和技巧,他算是比较差的,也没什么谋略心计。

否则之前他也不会因为轻敌冒进,而送掉一条手臂了。

然而现在,严见深却是表现出了相当有智谋和条理的样子。不但通过自己所见直接得出了合理的推测,更是很快做出对策,逼得萧晨没有退路。

这种表现,让杨延和惊喜之余,却又有些陌生。

“搜魂?当然可以。”

萧晨似乎也无所畏惧的样子,点了点头,然而接下来开口所言,却是让众人都忍不住一惊:

“前提是……你得是真正的严见深才行。”

“什么?”

“你在说什么?”

萧晨所言,实在是有些惊悚,让周围人都是没反应过来。

“萧晨,你在开什么玩笑?”

杨延和径直开口驳斥道:

“见深一直就没离开过大家的视线,你说他不是本人?你意思从我带人进来,他就是假的了?”

“这不可能。”

纪东安摇摇头:

“刚刚严先生,还用过亡灵引者的能力。我们都认识亡灵引者,这一点,不会有错。”

纪无念冷哼一声道:

“故弄玄虚罢了。他以为别人都要像他一样,做什么事情都要遮遮掩掩的吗?”

萧晨这么说着,许昭华等人也是在频道里忍不住连声问道:

“萧晨,你确定吗?”

“是之前类似圣徒的手段吗?”

他们可是记得,当时追捕倭国间谍幻姬的任务,那个名叫幽珏的圣徒,袭杀了一名夜刑司的小队成员,在关键时刻出手,给夜刑司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而郭宝林,也就是丧生在那一战当中。

萧晨这么一说,他们立刻便是联系上了这件事,不由得主动询问道。

萧晨没有单独回答他们,而是顺着这几人的意思道:

“你们说的不错,刚刚的严见深,确实是本人。他用的亡灵引者,也是货真价实的。”

“但……现在的就不是了。”

萧晨这么一说,就更是让人糊涂了。

“萧晨,什么叫本来是,现在不是呢?”

沈嘉兴都被萧晨搞迷糊了,连忙问道:

“你是说,现在的严见深,在刚刚被掉包了?这不可能啊。”

“我们大伙儿可都一直看着呢,难道一个大活人,还能在我们这么多中级觉醒者的注视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掉包不成?”

沈嘉兴的话,也是说出来了绝大多数人心底的疑惑。

在场几乎都是五级以上的觉醒者,放眼大夏都属强者之列。

他们怎么可能相信,有人能轻而易举地在他们面前做到偷天换日。

“谁说不可能?圣徒就有这种能力。”

刘子墨开口说道。

“说笑了……圣徒绝迹已久,而且从不敢在六级觉醒者面前露面,这是常识。”

佟豪摇摇头。

之前一阵,圣徒闹得最凶的时候,武盟也加强了这方面的防备。

而佟豪身为武盟的六级强者,当时也是被委任尝试处理西南各行省可能出现的圣徒,所以吸收掌握了不少关于圣徒的资料。

因此刘子墨这么一说,他便是不以为然地道:

“圣徒的伪装手段,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变化外型的,不可能这么无缝衔接。”

“而且,他们的原力波动特性,太特殊了。如果动用自身本来手段,哪怕只是一瞬间,哪怕是在这种感知受限的环境中,我们也绝对能把握到!”

其他人闻言,都是纷纷点头:

“佟老说的对啊。”

“夜刑司真是天真,居然还想污蔑这位猎人联盟的朋友是圣徒!”

“居心叵测啊……”

刘子墨气得够呛,但也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冲动了。

因为佟豪说得有道理。

哪怕是圣徒,也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当着这么多五六级觉醒者的面,瞬间替换掉严见深,还不被他们所察觉。

被佟豪如此反驳,刘子墨一瞬间都是不由得对萧晨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圣徒,当然做不到。”

萧晨摇摇头:

“原则上,所有替换目标的能力,也都会被大家察觉到。”

“但……”

“如果只有灵魂,被控制,乃至被覆盖和替换呢?”

萧晨此言一出,却又是提出了让很多人毛骨悚然的猜想。

“萧晨,你不妨说得明确些?”

沈嘉兴脸色也是不由得大变:

“我是知道有些精神系觉醒技,可以操纵别人的精神,起到控制效果。”

“但……可以替换精神或灵魂的,我是见所未见。”

沈嘉兴所言,也是符合绝大多数人的认知。

纪东安更是补充道:

“直接替换灵魂,和精神操纵,难度可说是天渊之别。”

“因为不同人的灵魂、精神体之间,有着非常强悍的隔断作用,几乎类似物种的生殖隔离,难以被突破。”

“越是强大的个体,这方面的先天隔断效用越强。如果强行要融合或融入,只要一方稍有意识,就会产生极为强烈的反应,难以奏效。”

“所以传说中的夺舍重生之类的手段,几乎是不能实现的。”

纪东安作为以精神力手段闻名的纪家六级强者,这方面的发言,也基本可以当做权威了。

“通常情况下,可以这么说。”

萧晨笑了笑:

“但……如果说,是主动使用亡灵引者觉醒技的情况下呢?”

纪东安一向淡然冷静的面容,终于也是有了变化。

“哈哈哈哈哈。?”

纪无念的话音方落,萧晨便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甚至还不由得鼓起掌来,引得一众人都是为之侧目。

“妙,真妙啊。?”

萧晨忍不住笑着鼓起掌来道:

“是个觉醒者都知道,搜魂的背后,伴随着何等巨大的危险性,等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手。?”

“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搜魂就动不得任何手脚。44?4+?+?4?”

“甚至……哪怕不是因为我出了某些意外,也只会认为是我动的手脚。狠下心来的话,完全可以跟我一换一。”

“这个策略,先天就可说是立于不败之地啊!”

“杨前辈,你有这么个精明睿智的智囊当手下,真是有福啊!”

听着萧晨一番阴阳怪气,杨延和不为所动道:

“萧晨,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见深是我的手下,他的选择,我当然支持。他的提议,你就说敢接不敢接吧?”

杨延和这么说着,心底却也是有些奇怪:

因为严见深这个人,除了本身是少见的亡灵引者以外,其他各方各面,都是很平庸的一个人,在五级觉醒者中属于妥妥的中庸之辈。

论战斗意识和技巧,他算是比较差的,也没什么谋略心计。

否则之前他也不会因为轻敌冒进,而送掉一条手臂了。

然而现在,严见深却是表现出了相当有智谋和条理的样子。不但通过自己所见直接得出了合理的推测,更是很快做出对策,逼得萧晨没有退路。

这种表现,让杨延和惊喜之余,却又有些陌生。

“搜魂?当然可以。”

萧晨似乎也无所畏惧的样子,点了点头,然而接下来开口所言,却是让众人都忍不住一惊:

“前提是……你得是真正的严见深才行。”

“什么?”

“你在说什么?”

萧晨所言,实在是有些惊悚,让周围人都是没反应过来。

“萧晨,你在开什么玩笑?”

杨延和径直开口驳斥道:

“见深一直就没离开过大家的视线,你说他不是本人?你意思从我带人进来,他就是假的了?”

“这不可能。”

纪东安摇摇头:

“刚刚严先生,还用过亡灵引者的能力。我们都认识亡灵引者,这一点,不会有错。”

纪无念冷哼一声道:

“故弄玄虚罢了。他以为别人都要像他一样,做什么事情都要遮遮掩掩的吗?”

萧晨这么说着,许昭华等人也是在频道里忍不住连声问道:

“萧晨,你确定吗?”

“是之前类似圣徒的手段吗?”

他们可是记得,当时追捕倭国间谍幻姬的任务,那个名叫幽珏的圣徒,袭杀了一名夜刑司的小队成员,在关键时刻出手,给夜刑司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而郭宝林,也就是丧生在那一战当中。

萧晨这么一说,他们立刻便是联系上了这件事,不由得主动询问道。

萧晨没有单独回答他们,而是顺着这几人的意思道:

“你们说的不错,刚刚的严见深,确实是本人。他用的亡灵引者,也是货真价实的。”

“但……现在的就不是了。”

萧晨这么一说,就更是让人糊涂了。

“萧晨,什么叫本来是,现在不是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