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傀气之谜(下)(1 / 2)

破怨师 涂山满月 3978 字 10天前

-

可能是宋微尘脉搏太弱,实在感知不到什么,也可能那几乎不可查的心跳声只不过是他的臆想,宋微尘并未醒来。

说不上来为何,墨汀风倒因此松一口气——又绝望又失落,却又因不必站在极端可能下的对立面而松口气,这种情绪真是复杂。

无论如何,傀气进入后小人儿的体温确实回暖了些许,且魂魄也再无离体征兆,肯定是好事。

可奇怪的是墨汀风施术在宋微尘身上细细验了一遍,并未探到半丝傀气。若非他亲眼所见,绝难相信如此大量的傀气隐入一个人的身体后可以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事之奇诡,饶是成天与乱魄傀气打交道的司尘之主也从未见过。

墨汀风一面给庄玉衡定向传讯给让他赶过来,一面仔细观察宋微尘的反应。

突然,长长的睫毛微颤,下一秒,宋微尘似无事人一般张开星目与他视线对上,鹿眼眨了又眨,不明所以看着一脸警觉盯着她的墨汀风。

“大哥你这眼神怪吓人的,弄得我以为下一秒我就要尸变了呢。”

.

宋微尘分明是刚醒就跳预言家,哪壶不开提哪壶,但也正是因为她这无敌的脑回路让墨汀风一瞬放下戒备——她只可能是宋微尘,绝不会是别的什么!

“微微,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墨汀风情不自禁紧紧抱住了她,“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宋微尘被他勒得面红耳胀,握起拳头蒙捶墨汀风的后背。

“你最奇怪,放开……”

墨汀风这才意识到自己情急失了轻重,刚放开宋微尘,庄玉衡急颤颤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微微!”

寻着声音看过去,宋微尘心里一怔,庄玉衡素来仙人之姿,这是怎么了?

为何他看上去如此颓靡?眼里满是赤红血丝,鬓发凌乱衣服污损不堪,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毁天灭地的决战。

“玉衡哥哥,你这是……”

话未说完,庄玉衡竟如墨汀风刚才那样抱住了宋微尘,完全不管不顾,什么男女有别,进退有矩,统统抛在脑后。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他像个言辞贫乏的牵线木偶,只是不停重复着同一个词,饶是宋微尘再反应迟钝,此刻这两人高度一致的反应也让她意识到自己肯定是在不知不觉间又去生死边缘走了一遭。

哦,想起来了,她被老龙井捅了一刀,虽说那一刀原本是刺向庄玉衡,她完全是下意识相护,但现在想来,庄玉衡是仙家,哪会那么容易就送人头?

幼稚了啊……

草率了啊……

大概率是帮了倒忙了啊……

恐怕庄玉衡此刻的颓唐正是因救她所致,若自己不去瞎顶缸,估计他现在反而神采飞扬……想到这宋微尘反生出了许多愧疚,任由庄玉衡钳抱得她呼吸不畅也没有挣扎,只是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

这个过程里,墨汀风一直站在一旁看着两人,准确的说,冷静下来的他在反复观察宋微尘,看她有没有任何异常反应——有没有被傀化。

良久,庄玉衡才极为不舍的放开宋微尘,转头去寻墨汀风。

“微微是怎么恢复的,你做了什么?”

.

墨汀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宋微尘扶坐起来,仔细看着她的眼瞳——如果体内有傀气,眼瞳中必定会有一线紫色。

但她眼瞳如漆,并没有半分异常。

“微微,你再仔细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或者异常?”

他神情分外严肃,宋微尘不自觉紧张。

“我倒是没有哪里不舒服,硬说异常的话……老板我觉得你挺异常……”

墨汀风此刻心情十分复杂,若宋微尘身死,他绝不会独活,事情简单明了。

而眼下不同,倘若宋微尘被傀气附身变成了灭世的邪物,他将如何?自然不可能杀她,也不可能允许别人伤她,那便势必要与天下为敌,自己身为司尘,知法犯法,知恶作恶……不知是何等景象。

……

“汀风,到底发生了什么?”庄玉衡也被墨汀风的举动弄糊涂了。

墨汀风略沉吟,在周遭设下音障禁制,才将此前地室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告知二人。

毕竟活人身上不可能存有傀气,更不可能依仗傀气苏生,此事若传出去,不说别的,宋微尘极大概率会被当作潜在的乱魄处置,轻则终身拘禁,重则性命难安。

庄玉衡听后脸色变了,不可置信看向宋微尘,紧着一屁股坐下,施术反复探其血脉,又仔细辨过她眼瞳、百会、印堂三处,这才肉眼可见的松了一口气。

“我以司空之主,不,我以药王的名誉保证,微微身上没有傀气,一丝也无。”

说完庄玉衡顿住了,他忽然想起境主罚跪那次,在司空府疗伤的宋微尘血液里一闪而逝的傀气。

难道宋微尘身上一直都有暗藏的傀气?

难道傀气可以为她所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